普茶吧

欢迎访问普茶吧(www.pucha8.com)

父亲的茶故事

来源:pucha8 2020-04-20分类:绿茶 阅读:


父亲的蓝茶杯


清明过后友人送了点雨前白茶来。今天我启封尝新,喝着色香味俱佳的茶水,脑海里不时浮现出很多和茶有关的往事。


我爱喝茶,而且爱喝浓茶,那是深受父亲的影响。打小我就看着父亲每天都喝茶,儿时的我不知茶水的滋味,只知道那是父亲每天必不可少的“饮品”。记得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父亲去温州出差买回来一只蓝色的瓷器茶杯。那是一只特大的茶杯,口径比一般的茶杯要大得多,而把手又特别纤细。放到现如今这蓝茶杯属于品质很一般的。但在物质匮乏的年代,蓝茶杯在家里算是很珍贵的东西。父亲很爱护这只茶杯,每次洗杯子都是小心翼翼的。父亲用这只蓝茶杯泡茶可放比较多的茶叶,他便能畅饮自己喜欢的浓茶。父亲是经济管理专业科班出身的老知识分子。国家搞建设实施第一第二个五年计划那会儿,父亲下班回家后晚上经常在书房里加班加点地写材料。母亲总是会为他沏上一杯茶端到写字台上。母亲说,父亲有茶喝就能解乏提精神。于是我开始知道了一点茶水的“功效”。父亲说他是自幼四岁就开始“捧茶碗”的。这可能是因为祖父是中医世家,知道茶水的保健功效才让自己的小孩喝茶的吧。父亲的蓝茶杯陪伴了他很多年,直到后来杯体内出现两道裂纹了这才停用。父亲的老房子“收摊”时,我没舍得扔掉这蓝茶杯,拿回家留作纪念。
和父亲一起度过的岁月早已远去,很多往事都成了记忆碎片。今天我想起了父亲的蓝茶杯,父亲生前很多鲜活的茶生活画面便串联起来像放电影似的一幕幕掠过:有炎夏的黄昏父亲下班回到家喝着母亲掐着点提前为他泡好的茶水时的痛快和过瘾;有父亲退休后每天坐在藤椅上品一杯茶读一张报时的悠闲和自得;还有父亲晚年时我投其所好送给他两只外观不同的景德镇瓷器大茶杯,他每天早晨用一只杯子泡一杯茶,下午再用另一只杯子泡一杯茶,两杯茶一淡一浓交替着喝的满足和惬意。
回忆起来,父亲的茶故事真是蛮多的——
父亲对泡茶很讲究,有他自己的一套。他专门挑选家里瓶胆内没有积水垢且保温性能好的热水瓶用来装泡茶的开水。如果家里有谁不注意用了那热水瓶的水,他就会跟谁急。父亲泡茶是分步骤的:通常都是先在杯子里冲半杯水,说是泡“茶头”,等茶叶舒展开来了,再加水,把浮在茶水面上的泡沫和杂质吹掉,留下的便是清澈的茶汤。父亲喝茶还很有“创意”,他会别出心裁地把两种甚至好几种茶叶混搭起来泡着喝,我感觉他不仅是为了享受混合茶水别样丰富的滋味,同时也在寻求“实验”过程中的乐趣,还有茶水泡好后给到自己的某种舌尖上的“刺激”。
 父亲祖籍是徽州,每年春上我堂哥宏毅都会从老家寄给他一些“黄山毛峰”新茶。父亲特别喜欢喝毛峰茶,说泡出来的茶汤汁浓郁,茶叶经得起“泡”。我想这也许和他的味觉“遗传基因”有关系。后来某一年,我先生把熟人送他的一包“磐安云峰”茶送去孝敬岳父大人。父亲泡起来一喝便爱上了这茶叶。按照父亲的说法,高山茶在原生态环境里汲取了天地之精华,茶水汤汁充满了生机,喝下去沁入心脾,回味无穷。从此以后,每年谷雨前托熟人买磐安云峰新茶就成了我先生“承包”的一项必须完成的重要任务。
母亲去世得早,父亲退休后我大哥接他去北京养老。父亲在北京一住就是九年。今天我和大哥视频聊了我正在写父亲的茶故事。大哥说,父亲在北京的慢生活里每天都离不开茶……。大哥随即摆拍了一张照片发来给我。只见父亲当年运去北京的红木圆茶几上摆放着他用过的茶杯和装茶叶的塑料罐,更让我惊奇的是还有两袋没拆封过的茶叶——“毛峰”和“云峰”。大哥说,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这两袋父亲当年留下的茶叶他一直保存着。茶几、茶杯、茶罐、茶叶,至今还在默默地讲述着这位“爱茶人”的茶故事。

父亲留在北京的茶几、茶杯、茶罐和茶叶
父亲晚年心肺功能不好,在发生过心梗后他自己觉得来日无多,便从北京回到杭州住在我姐家里。姐是医生。她和姐夫一起精心照料父亲的饮食起居。父亲安度了他人生最后四年多的岁月。姐告诉我,有一年她在富阳新登山里的一位农民朋友送来自家的新茶,父亲品尝后觉得茶味醇厚很合他的口味。姐说父亲让她留这位老农在家里吃饭,和老农攀谈,从“茶”聊起聊得海阔天空,甚是投缘。
父亲走到哪里都离不开茶。我今天电话问及二哥可记得父亲有哪些有趣的“茶故事”,二哥滔滔不绝……。有意思的是:我所讲述的蓝茶杯、如何挑选热水瓶、泡茶头、钟爱黄山毛峰等等,二哥都记得清清楚楚。二哥外派新加坡工作多年,曾接父亲去小住过。父亲在新加坡喝茶用的一只宫廷花鸟图纹的茶杯是二哥特意在当地选购的,父亲嫌不够大。后来二哥有一次出差去江西,就托在江西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工作的同学买了大号茶杯回来孝敬父亲。这两只父亲用过的茶杯他一直留着做纪念,我当即让他拍照片发来作为“史料”。

父亲用过的茶杯
父亲生活在龙井茶的产地杭州。梅家坞阿龙茶庄是我弟介绍我去买茶叶的“点”。我每年都会去买些雨前茶给父亲品尝。爱喝浓茶的他总嫌不够浓。有一次我去买茶叶,正巧看到阿龙在筛炒好的茶叶。阿龙随手装了一小罐筛下的茶叶末送给我。我回家泡了一杯,感觉茶水香浓得很,就送去给父亲尝。父亲喝了连声叫好,让我马上再去买。之后好几年我都替他去买回龙井茶叶末。阿龙说这茶叶末其实都是嫩头,本来他是自己留着喝的,遇到我父亲这个“老茶腔”,就只能价廉物美地“割爱”了。可见父亲喝茶很“实在”,他不追求“名牌”,讲究的是茶叶的“内在”品质。

保存至今的茶末
父亲一杯茶泡开后有半杯是茶叶,他的茶叶需求量很大。每年谷雨前得给他买足一年的“口粮”。买回来的茶叶不能受潮受热和串味,从前没有冰箱冷柜,保管和储存是个难题。我小时候,母亲在每年春茶上市前都会买来生石灰块放入“洋油箱”底里,再垫上牛皮纸,提早准备好。等茶叶买回来后,她每次都是刻不容缓地把茶叶放进去,盖上盖子密封。我在长兴工作时,有一次去相邻的宜兴买了两口立式陶瓷坛运回杭州给父亲储存茶叶专用。因为茶坛容量大,能满足储存的需要,父亲挺满意的。这两口有年头的“茶坛”如今也保留在我家里,和蓝茶杯一起成了“文物”。今天为了提供本文的插图,我在摆拍两口“茶坛”时打开坛子,竟然看到了让我感到意外的一幕:坛子里面居然安放着一包黄山毛峰和两包磐安云峰,仔细一瞧黄山毛峰袋子的左上角还贴着橡皮胶,标记着“2001年”。此外还有一盒贴着“新2003茶”标签的未拆封的西湖龙井和两斤纸包的茶。打开纸包一看,正是我当年在阿龙茶庄买的茶叶末。父亲是2004年秋去世的。想到父亲生前茶叶储备如此充足,我心里觉得很是安慰。午后,我把茶叶末倒到花园里茶花树的根部,当做有机肥料。从此以后,当茶花盛开时我一定会想到父亲的茶故事。

父亲的茶坛
父亲喝了一辈子的茶。身体羸弱历来清瘦的他活到八十多岁。他自认为长期喝茶是长寿延年的“秘诀”。我清楚地记得父亲临终那天从昏睡中醒来,弥留之际向我提出想喝磐安云峰茶。他是喝了我为他泡的那一杯茶水后安然离去的。
今天我找出父亲的蓝茶杯,捧在手里,看着那两口“茶坛”和大哥二哥发来的照片,睹物思人,回到从前。

喜欢古树茶的茶友,可以联系古树茶发烧友海哥微信849953交流,添加暗号:喜欢古树茶。

声明: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上一篇:铁皮普洱茶产业存在的主要问题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普茶吧
返回顶部